中年废柴余欢水的“奇幻漂流”,因“女权”被刷低分那就太可惜了

5月扎堆的好剧里,《我是余欢水》这部网剧,可谓是异军突起,话题不少。

我从开播前的好奇和不那么看好,到观看完第6集的惊喜,再到超前点播后的“高开低走”让我惋惜不已,短短12集电视剧,竟然有如坐过山车的体验。

因为结局的一句台词,发酵成了编剧对女权、对女性的“侮辱”。结果引起很多网友在没看过剧的情况下给打一星。短短几天内,从8.3跌破7.5分。

可难道大家没发现,这是部充满讽刺的短剧吗?

它讽刺了关键时刻就想到利用女性身份求利的梁安妮;讽刺了张口就用“女权”来攻击女性的魏总;更是讽刺了这对沆瀣一气的野鸳鸯在生死关头互撕不留情面的样子。

但却跟真正的女权,没有沾上一点关系。

故事核心:中国式的《脱线人生》

国外剧集《Fleabag》被翻译成《伦敦生活》,也被翻译成《脱线人生》,女主角“Fleabag”有一幕剖白也提到了“女权”二字。

如果你看过《Fleabag》就会发现,余欢水简直是她的“亲兄弟”。

“Fleabag”的闺蜜意外去世,留下咖啡厅独自经营,却发现自己的生活一团糟糕。而这糟糕都是自己作出来的。

和家人关系不好,在感情中伤害对方,装出一副很酷的样子,却是为了逃避内疚、孤独、责任……把自己搞成一个“太惨了”的混蛋,对生活绝望却不曾去努力争取希望。

“Fleabag”从来就不是个“好人”,我们的余欢水同志也是如此。

早先我说过《我是余欢水》的时尚非常大,并不是因为他清空手机小视频的画面,而是这部剧几乎是近十几二十年来,唯一一部描述“普通人的恶”的连续剧。

大多数的影视剧都热衷于树立绝对的英雄人物和绝对的大反派。

但观众都知道,这样的极端人物都离我们很遥远,它们不会造成对真实生活的映射,不会让人混淆影视创作的角色和真人之间的距离。

如果一部剧里的大部分角色,都以普通人的身份来展现各自身上的毛病:懦弱、撒谎、自私、虚伪、贪婪、虚荣、恃强凌弱……就注定是一部会让很多观众看得难受的影视作品。

余欢水懦弱、谎话连篇,还害死了自己的兄弟。

甘虹在择偶方面是个现实的女人,不算坏妻子,却很实际。

有恶犬

赵觉民自以为聪明不料总是蚀把米,心有不甘又不愿撕破脸。

栾冰然的名字反过来就是“然并卵”,慈善表面下的初心并不纯粹。

吕夫蒙看着讲兄弟义气却也不过是表面的正义凛然,并没有站出来指证余欢水。

“优秀班主任”

就连李倩饰演的张妈妈,也是用钱去摆平问题,却姑息了欺负儿子的学生,孩子的教育同样有问题。

除了干警、医生外,正面形象出现的大概是医院门口的小摊主了。

只不过当她把钱还给余欢水时也低声说了句“不吉利”——就是这么真实,并不是出于善良和同情,而是希望不要把晦气带给自己。

没有救世主、没有大英雄、没有烂好人、没有拯救者……

有的,只是各种在生活中会碰到的“恶”。

由私欲贪嗔引起的或大或小的“恶”汇聚在一起,就变成这么丧的一副画面。

“垃圾”

这就是用黑色幽默打造的反面教材——如果你不希望生活那么丧,那就需要反省自身,去拿出积极、正面的能量,去改变让你感到难受的一切。

形式借鉴: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
为什么有很多网友看不懂《我是余欢水》的剧情,认为它是一部爽剧,认为后半部分太过玄幻漂浮不切实际?

恐怕是因为这部剧借鉴了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的叙事形式。

还记得第一次看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的情景吗?

美妙的色彩、萌蠢的动物、浪漫的海上生活,就像是童话般的故事,让当时的影院里坐满了儿童观众。

然而直到影片最后才点出了隐藏在“奇幻”之下的“残酷”事实。

只愿意相信看到的美好的人,会拥有如梦如幻的美妙体验。

而那些质美好的人却会收获一个“细思极恐”的真相。

同一个故事讲给两种人听,每个人都获得了满足。

这就是李安的成功之处。

《我是余欢水》的导演也用了这种思路。

明面上的故事看着是个妄想喜剧,归结起来就是——

废柴中年在一次误诊后开了挂,走上人生巅峰。

第二次黑落后的结局

这个故事好像是在“告诫”人们:为什么要等到去世来临才做改变呢?

如果导演要讲的只是这样的鸡汤,那大可不必用黑灰色调来拍摄、膈应观众。

第一次黑落后的结局

也正是这许许多多让人膈应的细节——包括引起争议的“女权”话题,这种不舒服就是在提醒观众:真正的故事不是鸡汤、不是开挂的爽剧、不是奇幻漂流……

余欢水并没有实现逆袭。

第三次黑落后的结局

第一次吃螃蟹的正午阳光

在我看来《我是余欢水》是正午阳光的一次创新试水。

内容上,算是国内罕见的黑色喜剧,丧到让人窒息,与目前的主流剧情截然不同。

形式上,12 集网剧在向英剧的MINI 剧学习,也或许是想打造中国的“网飞”。

创作上,是孙墨龙首次单独执导,也是正午阳光新开辟的第四团队。

最后一声枪响,是谁开的枪?

说正午阳光拍正剧拍得好,应该没什么异议。但它们的野心并不是只做个靠孔笙、李雪拍正剧的小公司。

此前,正午阳光就挑战过很多类型。

既有主旋律的《北平无战事》、《战长沙》,生活向的《欢乐颂》、《都挺好》,也有职场类的《外科风云》、《如果蜗牛有爱情》以及即将上映的《尉官正年轻》;有年长观众喜欢《温州一家人》、《父母爱情》,更有年轻人爱看的《精绝古城》、《琅琊榜》、《知否知否》等。

现在很明显可以看到正午阳光的格局,分成了四个团队,面向不同观众群体开发作品。

主攻主旋律正剧的孔笙、黄伟团队,目前的工作方向是《大江大河 2》。

主攻现代都市生活的简川訸,《都挺好》的口碑已经证明简川訸可独当一面。

主攻宋代人文故事的张开宙,既然做熟了宋代历史文化,应该还会继续拍这个时代的故事。

而主攻新青年市场的第四团队目前看来就是由孙墨龙、李雪搭档的。

人还没死呢,墓碑都送来了

孙墨龙擅长的是摄像,对画面的掌控力具有优势。所以《我是余欢水》的画面和视觉呈现上,挑不出毛病。

但他在剧情的掌控力上有所欠缺,倒不是别人的节奏慢,而是节奏断断续续。

譬如——

几场余欢水和他人的对峙,拍摄的手法近似于舞台剧的演出,为观众打掉第四面墙,只框选了主题,让观众聚焦在矛盾冲突上。但下一个场景就切成了生活化的大场景。

这就像坐在剧院的观众被瞬间转移丢到大马路上。因为需要反应时间,而造成了观看感受的不连续。

普通观众可能不会发现节奏不连贯的问题,但却会有“不舒服”的观感。

又比如前四集的“一丧到底”,中间四集的“看似开挂”到最后四集的“反转游戏”,像模板作文规定了结构,分块写作,却少了连续的起伏峰谷的顺畅感。

这些缺点是客观存在的。

要做吃螃蟹的人并不容易。

也许正午阳光就是担心国内观众辣眼黑色幽默,才用小成本创作了实验性的网剧。

但我认为总体而言,孙墨龙这次是交了一份 80 分的答卷,而观众们的反馈也并没有很糟糕。

看来,爱看欧美剧的年轻观众会是正午阳光下一个目标群体。

如果真的有这份野心,我倒是有个小建议:

既然要创新,视觉呈现上可以再放开手去表达,而12短小精悍的剧集,不如一次性放出全集吧。

发布于:江西省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